欧宝_欧宝体育官网app_欧宝体育最新官方入口

  • 松滋南所:忆腊八
  • 来源:松滋南管理所作者:郑楠发布日期:2022-01-10 17:40 浏览次数:283

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这是从小便耳熟能详的一句十里八乡流传的老话,也有“腊七腊八,冻掉下巴”的说法。而我对腊八记忆最深刻的是却是一场发生在莫愁古镇里的暖融融的邂逅。

动身不过是一时的兴起。到达古镇时,确已被冻得晕头转向,更因古城正中几条商业街的喧嚣吵闹而烦闷,便向城边的偏僻陋巷游索。这些巷弄之中,仍有住民,且多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想来是儿女远游或外搬,这些老人因了落叶归根的愿景,才始终居住在此。天气寒冷,却依旧有拄着手杖坐在木凳上晒太阳的老者,他们看着来来往往的陌生面孔,面色漠然。这让我有一种负罪感,或许正是我们带着城市嘈杂喧嚣的人的贸然到来,惊扰了他们本来沉静如湖泊的生活。

忽得寻访到一处古色古香的大院,门全无戒备的开着,远远便能看到窗棂上有两张褪了大红的灵动剪纸,于是冒昧踏入其中,想与正在房门口摘菜的老人征询同意,好拍照留念。老太言语已很含糊,听不甚清,但表情很是慈祥。见我拍照后冻得直抖手,忽得一把拉住了我的棉衣袖子,将我往屋子里带。待我坐在简陋的桌边,便折返厨房,捧回一只粗瓷大碗,里面盛着一碗满满的腊八粥。刚离锅灶的粥香气扑鼻,不过是平常的物料,却教我食指大动,于是没有拒绝老人的好意,兀自狼吞虎咽起来。我离开时,再三向老人致谢,老人只是摆摆手与我作别,然后倚靠在门框上许久许久,望着我离开。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得这一碗粥,只因她看见的不是我,而是远游未归的儿孙。